这场光怪陆离的闹剧还将演多久

  杭州的“西装哥”和沈巍合影,沈巍神情为难 。(自己 供图)

  浙江在线杭州4月4日讯 在阅历 了爆红、消失后,“流浪大师”沈巍最近又呈现 在了他早年 的落脚地:上海高科西路。

  4月3日,在一段视频直播中,沈巍周边再次集合 了不少主播,他正在应围观者要求写毛笔字、说明 诗词。

  而在此之前,沈巍还曾在抖音上做过短暂的直播。

  主播们都想蹭着沈巍的热度,增粉、涨人气。来自嘉兴的黄飞在沈巍还未大红时,就赶到上海,跟拍对方一周,最终涨粉两万多人。比他更凶猛 的大有人在,有人一天涨粉20多万。

  为了涨粉,主播们有多拼?他们这样做真能赚到钱?

  清晨 4点拍沈巍,想为淘宝小店做推广

  沈巍走红一周后,脱离 了上海高科西路,这是他“成名”前的落脚地。他走了,但每天还不断有拿着手机的主播们在这里拍。

  我在这里见到过打扮 成沈巍姿势的主播:披头发出 、衣衫褴褛,周边居民称他“假大师”;也见过一个小伙子,深信 沈巍还会回来,住在附近 的宾馆“守株待兔”。

  有时分 ,主播们的扮演 比沈巍自己 精彩很多,或者说围观流浪大师本身现已 成了一场SHOW。和众多同行相比,黄飞算是比较早赶到现场的,但他仍然 懊丧 ,觉得自己来得太迟。

  黄飞本年 年初开始玩快手。他的用意很明确:通过快手给自己的小店做推广。黄飞有一家卖羊毛衫的淘宝店,开了五六年,生意牵强 过得去。上一年 年底,他开始琢磨,能不能在快手上吸粉,然后引流到自己的小店上。

  3月18日,黄飞刷到了沈巍的视频,“从晚上10点刷到第二天清晨 4点。当时就想立刻去上海。”3月19日上午,黄飞坐上了嘉兴到上海的动车,找到了沈巍的地点 地。

  他到现场时,有差不多20人围在沈巍落脚的店肆 前,很快,人数增加 到六七十人。到得不算晚的黄飞没能占有 到有利方位 。“我仍是 性格不行,放不开。”黄飞眼中一些放得开的主播们会奋力往前挤,还有人会大声问话,假如 被沈巍答复 ,那就中奖了。

  当晚8点多,黄飞想找个酒店入住,才发现无店可住了,“方圆10公里以内的酒店都住满了。”

  黄飞最终在10公里外找到了一家价格适合 的酒店,他和另外一个主播拼了一个房间。黄飞在上海住宿7天,住宿费花了1000多元。“和人合住,很廉价 了。”

  沈巍每天清晨 两三点出门捡废物 ,黄飞清晨 4点曾经 ,开始直播,一般两个小时。

  7地利 间,黄飞拍摄短视频近800个,直播10多次 。他的快手账号里,底子 都是和沈巍有关的视频。3月26日,沈巍脱离 后,黄飞返回嘉兴,但他仍然 在做直播。那7天中,曾有人向黄飞购买沈巍的视频,但被他回绝 ,“他们发了,我就发不了了。”

  在这场“流浪大师“的热度中,黄飞增粉两万多。但怎么 把这些粉丝引流到自己的淘宝店,他还有些茫然。

  “我分析了下,这些粉丝底子 是30岁到40岁的男性。”黄飞的淘宝店的客户群则是女性,“假如 我直接向他们推销产品,肯定掉粉。”

  一个粉丝值3元,但变现没那么容易

  和黄飞一样,想为自己的微店涨粉而来的还有潘潘,他两年前开始在快手上做微商,在跟拍沈巍前,现已 有10多万的粉丝,“但涨粉很慢”。

  因为在上海,潘潘3月16日就找到了沈巍。他并没有用自己本来 的快手号发布沈巍的内容,而是从头 注册了一个新号。“粉丝群不一样。直接用本来 的号,会掉粉。”

  因为来得早,潘潘占了先机,最多的一天,涨粉20多万。

  和众多蜂拥而来的主播们相比,潘潘也算是坚持最久的,直到4月2日,他还在沈巍的落脚地拍摄,虽然现已 见不到沈巍自己 ,但他隔天都会来一趟。

  潘潘会做直播,但直播中向来 不要打赏,“我们用意很明确,就是涨粉。“

  潘潘其实不 觉得自己在这次工作 中涨粉数量可观,“他是大抢手 ,从流浪大师变流量大师,但最火的时分 ,快手限流、封号,本来一周涨粉上百万是没问题的。”

  主播们口中的传奇是一个叫“师娘”的新晋网红。

  “他们是个团队,几个号共涨粉两三百万。”潘潘略带奥秘 地说。“师娘”在抖音上的号一度被重置,如今有57万多粉丝。现在 看不出显着 的运营痕迹。

  “这种大号肯定今后 是推送优质内容,安稳 粉丝,然后再做引流转化。”潘潘说底子 都是这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