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日光走得很慢很慢,心变得很静很安定

去过中亚的人都说,那是个去过一次便会撩心拨肺地再重游的当地 。想去中亚的理由还有很多。Window(微软视窗体系 )桌面蓝,毡房、奶茶和那烤羊肉的浓香,以及飘荡在空中熟悉的哈萨克音乐旋律,还有街头哈族人温暖从容的神情:目光清澈的孩子单纯的凝视,感觉日光走得很慢很慢,心变得很静很安定 。

感觉日光走得很慢很慢,心变得很静很安定

古老而又年青 的中亚大国

作为一个仅有不到30年前史 的新生国家,“中亚雪豹”哈萨克斯关于 大部分国人而言是一片完全未知的领域。它地处亚欧大陆的心脏地带,却似乎又在世界前史 边缘。但是 当你身临其境后,才发现它其实不 是想象的那么单调庸俗 :这个只有1000多万人口的中亚大国,2012年GDP竟然现已 跻身世界50强。更重要的是,哈萨克斯坦在国际舞台上左右逢源,与世界主要大国的关系都处理得恰到利益 。我们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建议 ,就是在哈萨克斯坦提出的。

感觉日光走得很慢很慢,心变得很静很安定

哈萨克民族原为游牧民族,属于东厥人的后嗣 ,逐水草而居,民俗 强悍。哈萨克这个族名在古突厥语中是“自在 、无拘无束”的意思,这也充沛 反映了哈萨克族的民族性格——寻求 并享用 自在 。作为游牧民族的子孙 ,哈萨克人保留着草原文化特有的底子 精力 和价值取向,如英雄乐观主义精力 、自在 开放精力 和崇信重义精力 等。同时,因为 近现代前史 的原因,哈萨克民族呈现多元化的格局,方面兰教,基督教和释教 并存。这种多元性,体现了哈萨克民族文化宽恕 的一面。

哈萨克斯坦长时间 遭到 俄罗斯文化的影响,在社会文化、习俗 礼仪等方面与俄罗斯和西方有类似 的地方 ,与中国文化也渊源相近,但有不少差异。长时间 在此为国人效能 的使馆工作人员认为,我们要用赏识 的眼光去看待这种差异,以杰出 的心态和愉快的精力 与哈国人往来 ,完成 中哈文化的不断交融 ,促进中哈经济合作的久远 开展 ,稳固 中哈若即若离的两国友谊。

感觉日光走得很慢很慢,心变得很静很安定

鬼斧神工,壮美的恰伦大峡谷

哈萨克斯坦南部区域 最富盛名的旅游景点是恰伦峡谷,该峡谷在地壳运动的作用下构成 于3000万年前的早第三季。当地人都将该峡谷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相媲美。

晨曦从我张开 的眼前洒过,一室阳光,新的一天始于这最美丽一瞬。到哈萨克斯坦,第一站就是恰伦大峡谷。当地居民还在熟睡 时,我们踏碎满地金色阳光,行驶在空荡荡路上。

恰伦大峡谷在阿拉木图和中国边境之间,接近 中国的霍尔果斯口岸,间隔 阿拉木图市约200公里。我们迎着向阳 ,向东穿过两道山口之后,驶离阿-霍公路,沿着右侧别离 公路开向远处山峦。虽然我们一直在奔向它,但似乎间隔 仍是 那么悠远 ,没有改变。此时关于 “望山跑死马”之真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就是现代化交通东西 ,也要跑这么久,那古代的骏马能不累死。车行三个小时,一个巨大山谷就在脚下,伸向远处。路的止境 ,摆着一个集装箱改装成的值班室,路障和大牌子立在前面,牌子上用英、俄、哈三种言语 写着“恰伦国立国家天然 公园”。

站在下坡的扶栏旁向下看,一条细长大地裂缝,像是天神用锯齿长刀砍在地上,才劈出这参差交错的峡谷。峡谷对面另外一 侧山崖裸露着被雨水腐蚀 后的块块赤色 巨石,这山石像是由一层层石板叠积而成。站在山崖边上,俯仰天空和脚下山谷,很快就有影视剧纵马断头路,一步天边 ,莫过如此。

手握扶栏,慢慢 走下谷底,两侧山崖壁立,谷内遍布怪石和危岩。红黄色巨石和崖面上,岁月和风霜雪雨留下的斑驳刻痕。甫下到谷底,就有一块巨石,像雄鹰张开的口喙,人站在上面,有如被鸟儿叼起的虫子。爬上去,我坐在下面的巨石上,背对长长峡谷,飘然若仙。沿着山谷的小路向前走,两旁尽是这样高达百尺的巨石山崖 ,人群行走其间,同巨石相比,好像 脚下蝼蚁。路两侧有巨大岩石或者依在山崖旁,或立在山崖下,有岩石头大脚小,轻轻 欲堕,武打小说里“蜻蜓撼柱”在这儿似乎能派上用场,蜻蜓翅膀飞过之力也许就能够 撼动这万吨巨石。一座巨岩立在左边 路旁,细心 看去,像巨龟托起一座山峰,亦像神话故事中被观音菩萨用石碑压的鳄龟,背上永世驮着“万劫不复”。

感觉日光走得很慢很慢,心变得很静很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