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欧洲"神话"的,不是工业革命 而是美洲金银

发明
欧洲“神话”的,不是工业革命,而是美洲金银

代表商业用来称量黄金的秤与标志 宗教忠实的恳求 书并排放在一同 ,这刚好 体现 了欧洲地舆 大发现时代的驱动力——黄金与宗教,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昆丁马修斯在《假贷 金钱者与他的妻子》这幅画中将这两点体现 得淋漓尽致。

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史,什么是真实的 改变世界前史 的大时代、大工作 ?近代以来的前史 学界,不约而同地选定了“1500年前后”这一时间节点和“西欧的原则 打破 和经济增加 ”这一工作 。

据预算 ,从公元前100万年至1500年,通过 如此漫长的前史 岁月,全球人均GDP仅困难 地增加 了不到50%,且各区域 之间的增加 速度差异不大。

16世纪后,西欧的增加 却“俄然 ”加速。罕见据显示,从1500到1820年,西欧人均GDP从670美元增至1269美元,增加 了89.4%;而西欧以外的世界则从532美元增至594美元,仅添加 了11.7%。

400年前,在西欧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以至于这个亚欧大陆边缘的区域 迸发 了人类前史 上经济增加 的一个奇观 并由此影响了整个人类的生计 和观念。

从表面看,发明 “神话”的似乎是18世纪呈现 在西欧的那场影响深远的工业革命。但实践 上,真实的 要害 点在于欧洲人发现了美洲的金银。

多少金银流向了西方世界?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西班牙人怀着“对美洲金银的强烈幻想”抉择 占领这块土地。大批殖民者登上这片新大陆,开始了一连串的征服。随之而来的是大型金银矿接二连三地被发现,真金白银撩动着欧洲人的心弦。

1545年,秘鲁、玻利维亚境内的波托西银矿被发现。仅几年光景,这座号称世界上最充盈 的银矿出产的白银量就已超过当时世界银产量的一半以上。

除波托西外,墨西哥的萨卡特卡斯、瓜达拉哈拉等银矿和一些著名的金矿也陆续投入开采。很多 低本钱 的美洲贵金属自16世纪开始流入西班牙。

之后,这些金银财富通过国际交易 、金融或私运 、海盗掠取 及战役 赔款等多条渠道灌输到欧洲主要国家的“体脉”中,新鲜的“血液”使欧洲的脉搏开始弱小 地跳动。

年鉴派前史 学家布罗代尔通过方程式推算出美洲金银到来之前整个欧洲的贵金属总存量大约为黄金2千吨,白银2万吨。假如 把黄金也折组成 白银,则欧洲当时的人均白银具有 量仅为600克多一点,这个数目“少得不幸 ”。

美洲矿山的发现使状况 大为改观。依据 官方的保存 数据,1521至1600年,仅秘鲁和墨西哥的矿山就出产了1.8万吨白银和200吨黄金,并以“合法”途径涌入西班牙,进而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西欧几个重要国家。

许多学者所预算 的数字则高出官方数字数倍。据巴雷特的预算 ,17和18世纪分别有3.1万吨和5.2万吨的美洲白银流入欧洲。政府开采约占总量的四分之一,其他则是私人开采。

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中叶的100年间,世界黄金产量大约添加 了两倍。这个数字只是依据 各种官方“合法”帐目核算 得出,而那些未计入内的不合法 私运 、海盗掠取 和直接交易 流入的金银数量也极为可观。

并且 ,官方帐簿记载的仅是新开采量,不包括对美洲已有金银珠宝存量的掠取 。假如 加上这些因为 数据残损 而遗失 掉的金银量,则总数额之巨大必定 更为触目惊心,并远超出了西欧主要国家已有的钱银 储存 总量。

从1500年到1520年,16世纪欧洲钱银 存量可能翻了一番;从1520年到1550年,可能又翻了一番;从1550年到1600年,可能再添加 一倍多。而17、18和19世纪上半叶,欧洲钱银 存量也各添加 一倍以上。

谁是美洲金银的最大收益者?

如此很多 的金银流入欧洲市场,究竟意味着什么?古典经济学家马尔萨斯指出,“假如 适当 很多 的通货从有闲阶级和依靠固定收入为生的人手中转移到农业家、工业家和商人手中,那么资本与收入的比例就会大大有利于资本,该国的产品在短时间 内就会大大添加 ”。

正是财富的从头 分配导致了阶级结构的变化,后者又诱发了原则 变迁。正是新的、有功率 的原则 选择推进 了后来的欧洲工业革命,并使整个出产 方式发生了完全 的改造 ,经济完成 了飞跃性增加 。

在发现美洲这一意外“宝藏”后,为了防止现已 到手(或行将 到手)的美洲金银财富外流,西班牙的统治者对美洲殖民地实行交易 垄断,以使殖民地出产的物品专属西班牙,且只有西班牙才干 向殖民地直接输出商品。

这样一来,那些经济上占有一定份量的西欧诸国都面对 着相同 的问题——怎么 与“吝啬的”的西班牙抢夺 来自美洲的金银。

在觊觎西班牙的金银锭的同时,欧洲其他国家“聪明的”商人们很快摸清了把这些金银据为己有的“门道”。